车险份额高度集中于8家公司 其他或用激进策略

Posted by

  在有关车险市场化的探讨中,条款费率市场化关注度一直很高。其实与车险密切相关的两个领域的市场化,对于车险行业的影响也很深远。

  广东新版车险周六出单
竞争将加剧

  通过分析财产险公司分支机构数量、人均产能与财产险公司的保费收入、市场地位,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:除了个别地方性保险公司或互联网保险公司以外,保费规模十名以外的保险公司保费与省级分公司数量基本成正比,基本上平均相差一个省级分公司就意味着全年相差两亿元的保费。

  在11月底,保监会宣布第二批商车改革试点时,保监会相关人士介绍,商业车险在试点地区,除5月有同比下降之外,7-
9月恢复跟行业增速一致的情况。“今年全行业的车险赔付水平整体都在下降,平均为2.03个百分点,但综合成本率平均只下降了0
。86个百分点,也就是说费用率整体上升了1.07个百分点,六个试点地区也存在同样的情况。”保监会统计信息部统计管理处处长白云称。

  “当然,不仅是成本低就可以的,险企要想获得长期的发展,关键还是要有核心能力。市场化后,简单快速的粗放式发展已经是死路一条,但是市场待发掘的“金矿”仍然很多。中小公司如果发挥战略清晰、快速灵活、协同性高的优势,举公司之力,专注并专业于核心能力培养,完全可以成为细分市场中的领先者,甚至脱颖而出。”张宗韬如是说。

  两极分化加剧

  二、市场整体依然理性

  南都记者从产险公司获悉,根据广东保监局的通知,12月25日(本周五)18:00前产险公司将要处理完成费改前的车险投保单,26日(本周六)零时起将按新的车险产品条款费率出单。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上周发布的报告显示,参照国际上的经验,可以预见,商业车险市场的竞争将会加剧,费率降低,赔付率将会走高。处于对商业车险改革的“误读”,一些公司仍采取相对激进的市场策略。而保监会宣布第二批商车改革试点时曾表示,6个第一批试点地区的承保业务综合成本率都控制在100%以内,车均保费下降,赔付率下降,但费用率在上升。

  6月21日,新浪金融研究院和“慧保天下”联合主办的“费改及技术双重助力下的车险发展机会”专题研讨会在北京新浪总部举行。作为一名坚定的市场化改革支持者,张宗韬在会上指出,车险市场化改革后市场费用竞争激烈,但目前市场总体还是理性的,要相信市场回归的力量,6-8年的渐进式改革路径的选择也决定了阶段性特征的必然存在。

  事实上,目前绝大多数开展车险业务的保险公司车险规模年保费均在100亿元以下。2014年车险保费规模在1000亿元以上的财险公司仅有人保财险和平安产险两家。保费500亿元-
1000亿元间仅有太保产险一家公司,份额徘徊在13.5%左右。

  五、中小公司生存困难与市场化改革无关

  随着各项准备和测试的推进,“偿二代”将在不久之后正式实施。这一新的监管规则将促进财险公司调整业务结构,在新的管理框架下,车险业务的风险计量更为合理。长期来看,“偿二代”的实施将助推车险市场化改革,促进市场繁荣发展。首先是“偿二代”能助险企释放大量资本。不过,出于对商业车险改革的“误读”,一些公司仍采取相对激进的市场策略,导致局部市场秩序不佳,影响了整体经营结果的改善。从2014年经营情况来看,我国车险的承保利润主要集中在大型财险公司,中小财险公司几乎全部亏损。

  长期以来,险企在后端服务中一直都缺少话语权,随着行业对“零整比”问题的深入研究和发布,以及车险市场化后车型费率的引入,近年来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观。

  根据广东保监局相关通知,产险公司定于2015年12月25日19:00时进行商车费改系统切换上线,预计12月26日零时完成系统切换,从12月26日零时开始三代车险业务系统将使用新的车险产品条款费率出单。12月25日18:00时前处理完商车费改前需出具的投保单并缴费打印保单。

  第一个就是中介渠道的市场化。中介费用高企已经是公认的行业顽疾,而中介渠道在整个车险经营链条中所占据的强势地位,又注定其市场化发展对于车险行业的影响一定是巨大的。

  在10 0亿元- 50
0亿元,2014年有国寿财险、中华财险、大地保险、阳光产险、彩屏财险五家,上述五家的市场份额总计为19
。14%,不及平安产险一家的市场份额。

  一、车险市场现状特征体现市场发展自身规律,与车险市场化本身并无必然联系

  12月16日,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正式发布《中国机动车辆保险市场发展报告(2014)》(下称《报告》)。《报告》作为我国首部机动车保险市场年度发展研究成果,旨在厘清机动车保险市场发展态势与需求、服务于商业车险改革的试点和推广,借此倡导并推动行业理性发展理念,提升保险公司科学经营能力。

  “这些数据恰恰证明:行业现在的发展就是靠机构、靠人在推动,仍是跑马圈地的粗放增长方式。”张宗韬表示,线下机构网络和人员数量短期看是带来了保费增长,但从长远看也可能是成本和包袱。市场化后行业处于转型发展的新阶段,正是中小公司重构商业模式和运营模式的大好时机。如果大量借助新型技术工具手段,按照轻资产的运营模式,实现扁平化管理,重构销售体系、服务体系以及后台支持体系,中小公司费用率未必比大公司高,甚至可以更低。

进入【新浪财经股吧】讨论

美洲杯八强竞猜,  另外一个是理赔维修等后端的市场化。车险行业是一个重服务的行业,查勘、理赔、维修等后端服务环节不但直接关系到消费者的消费体验,也直接影响着险企的赔付率以及综合成本率,真可谓“死生之地”。

  近年来,车险赔款支出增幅较大,且明显高于保费收入的增幅,简单赔付率逐年上升。同时,人身伤亡损失赔偿受赔偿标准的影响比较大,呈逐年上升趋势。在车险的综合赔付率仍处于高位运行的背景下,市场竞争激烈,中小保险公司处境不容乐观。

  六、中小公司应专注专业,重构商业模式和运营模式

  从险企经营角度来看,2014年车险基本面好转,上半年承保业务扭亏为盈,虽至年底小幅亏损,但整体明显改善。2014年车险行业的综合成本率为100
。24%,亏损11 。57亿元,同比减亏17.75亿元。

  虽然市场增速下滑、费用率水平上升,投资盛宴不再,个别中小公司经营困难,但张宗韬却认为大可不必如此悲观,并表示市场整体还是理性的。“2003年上一轮车险市场化改革后,市场竞争确实已经激烈到了没有底线的地步,但就最新一轮的市场化改革而言,虽然个别公司、个别地区在个别时间段里出现一些非理性竞争行为,但绝不会产生大部分公司长时期非理性竞争。目前看,行业将赔付率下降的空间投入费用竞争虽然有些令人沮丧,但综合成本率一直保持稳定,也说明市场整体还是理性的。”

  《报告》指出,两大变化或将对车险经营格局产生深远影响,两极分化的情况或将进一步加剧。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正在逐步推进,第一批6个省市的试点表明,车险改革使消费者普遍获益,市场运行稳中向好。

  从2009年起北京等地区试点情况也早已证明:这一改革举措初期会产生赔付率快速下降,然后随着单均保费下降而影响减少。目前,中国的出险频度仍远高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。其中车损险出险频率是美国的6到7倍。长期仍将有案均赔款上升、出险频度持续下降的趋势。

  本周六开始,新版车险就将在广东全面铺开。

  四是中小公司份额下降。自2008年至2014年连续七年,市场排名前8位的大中型公司的市场份额稳定在85%-86%之间,但从2015年开始,G8的市场份额已突破86%,到今年上半年继续上升。也就是说,近几年中小公司数量在增加同时,市场份额反而下降。这一趋势主要是绝大部分中小公司同质化竞争严重造成的,与市场化本身没有关系。

  2014年,我国成为全球瞩目的第二大车险市场,仅次于美国。2014年,我国车险保费收入达到5516亿元,同比增长16
。84%;在财产保险业务中的占比为73 。12%;车险总赔款支出30 26
。74亿元,同比增长11.24%。截至2013年年底,全国民用汽车保有量为1.37亿辆,机动车保有量为2.51亿辆,全行业共承保汽车1
。2亿辆,汽车投保率从2007年的64 。40%提高到87 。34%;承保机动车1
。47亿辆,机动车投保率从2007年的3 8。 7 0 %提高到58.62%。

  今年上半年车险市场份额G3同比下降0.02个百分点,G8上升0.14个百分点,但G10下降0.13个百分点。反应了市场化后市场份额上升与否,与公司大小没有必然关系,还是与自身能力有直接关系。

  当前我国车险市场保险主体较多,竞争较为激烈,但市场垄断程度仍然较高。从2013-2014年各财险公司车险市场份额来看,人保财险太平洋产险、平安产险等“老三家”保险公司总计市场份额达66
。61%,保费收入在100亿元以上的8家保险公司总计的市场份额达到85
。39%,剩余47家中外资保险公司总计的市场份额仅为14.61%。

  职业生涯上半场在保监会财险部参与商车费改制度设计,下半场下海到财险公司迎接商车费改,曾经的监管官员、华农保险拟任总经理的张宗韬对商车费改的观察视角无疑更多元些。

  采写:南都记者周亮

  纵观各国车险的市场化改革,大致可以分为两类:一种是欧美大量采用的激进式改革,例如英国、德国等都是一步到位。这种激进式改革的特点是短时间内市场会发生剧烈的震荡,例如,德国在放开后,单均保费迅速下降了1/3,赔付率迅速上升至100%以上,13%州监管的中小公司最终退出市场。

  车险份额高度集中于老三家,部分公司可能采取相对激进的市场策略

  在张宗韬看来,车险市场化作为国际趋势,本身不是根本目的,根本目的和衡量标准还是保护消费者利益。应该专注于根本目的,即通过市场化的竞争机制,提升市场运行效率,促进消费者福利改善。

  车险份额高度集中于8家公司

  另外一种是亚洲地区更适用的渐进式改革,例如韩国以及中国台湾等地,都是经过几年时间才逐步做到完全放开车险市场条款和费率。

  在张宗韬看来,中小财险公司生存困难是一直都存在,与市场化改革与否并没有必然关系。有意思的是,在市场化改革前,有观点认为中小公司困难的根源在于非市场化条件下,小公司难以和大公司形成差异化的竞争,彻底的市场化改革才是拯救中小险企的根本方法。但最近市场化后,费用竞争加剧,又有观点反过来认为:造成中小公司困境的根源是市场化。

  对此,张宗韬表示,近年发改委对汽车生产厂商反垄断调查,十部委联合下发促进汽车维修业转型升级文件以及启动修订《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办法》以来,理赔外部生态环境发生极大变化。汽车后市场服务领域互联网创新也方兴未艾,这些给险企提供了大量机会,提高在产业链中地位,控制赔付环节的水分,并提升客户体验。

  “造成中小公司生存困难表面原因是中小公司能力较弱,没有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,固定成本和业务取得成本高。实际原因是大部分中小公司缺乏差异化和专业化,直接按照大公司的模式全面竞争,肯定必败无疑。这与是否市场化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相关文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