扁鹊陷冰丸

Posted by

扁鹊陷冰丸–《肘后方》卷八

(论一首六条 方二十首)

【处方】男篮世界杯八强竞猜,雄黄1两,真丹砂(别研)1两,矾石(熬)1两(将生矾石3两半烧之),鬼臼1两半,蜈蚣1枚(赤足者,小炙),斑蝥(去翅足)7枚,龙胆7枚,附子(炮)7枚,藜芦7分(炙),杏仁40枚(去尖、皮,熬)。

论曰∶蛊毒千种,种种不同,或下鲜血,或好卧暗室,不欲光明,或心性反常,乍嗔乍喜,或四肢沉重,百节酸痛,状貌说不可尽。亦有得之三年乃死,急者一月或百日即死。其死时,皆从九孔中或于胁下肉中出去,所以出门常须带雄黄、麝香、神丹诸大辟恶药,则百蛊、猫鬼、狐狸、老物精魅永不敢着人。养生之家大须虑此。俗亦有灸法,国中蛊于心下捺便大炷灸一百壮,并主猫鬼亦灸得愈。又当足小趾尖上灸三壮,当有物出。酒上得者有酒出,饭上得者有饭出,肉菜上得者有肉菜出,即愈,神验,皆于灸疮上出。

【制法】上为细末,炼蜜为丸,如小豆大。

凡中蛊毒,令人心腹绞痛,如有物啮,或吐下血皆如烂肉,若不即治,蚀人五脏尽乃死矣,欲验之法,当令病患唾水。沉者是蛊,不沉者非蛊也。

【功能主治】腹内胀病,中恶邪气,飞尸游走,积聚坚结,并蛊注、中恶,蛇蜂百毒,中溪毒、射工。

凡人患积年,时复大便黑如漆,或坚或薄或微赤者,是蛊也。

【用法用量】腹内胀病,中恶邪气,飞尸游走皆服2丸;若积聚坚结,每服4丸,取痢,泄下虫蛇五色;若蛊注病、中恶邪、飞尸游走,皆服2-3丸,以2丸摩痛上;若蛇、蜂百病,中溪毒、射工,其服者,视强弱大小,及病轻重加减服之。

凡人忽患下血,以断下方治更增极者,此是中盅者也。凡卒患血痢或赤或黑,无有多少,此皆是蛊毒。粗医以断痢药处之,此大非也。

【摘录】《肘后方》卷八

世有拙医,见患蛊胀者,遍身肿满,四肢如故,小便不甚涩,以水病治之。延日服水药,经五十余日望得痊愈,日复增加,奄至殒殁,如此者不一。学人当细寻方意,消息用之,万不失一。医方千卷,不尽其理,所以不可一一备述。

凡人中蛊,有人行蛊毒以病患者,若服药知蛊主姓名,当使呼唤将去。若欲知蛊主姓名者,以败鼓皮烧作末,饮服方寸匕,须臾自呼蛊主姓名者,可语令去则愈。又以蛇涎合作蛊药着饮食中,使人得瘕病。此一种积年乃死,疗之各自有药。江南山间人有此,不可不信之。

太上五蛊丸
治百蛊,吐血伤中,心腹结气,坚塞咽喉,语声不出,短气欲死,饮食不下,吐逆上气,去来无常,状如鬼祟,身体浮肿,心闷烦疼寒战,梦与鬼交狐狸作魅,卒得心痛,上叉胸胁痛如刀刺,经年累岁,着床不起,悉主之方。

雄黄 椒目 巴豆 莽草 芫花 真珠(即丹砂。《外台》作木香) 鬼臼 矾石 藜芦
附子 獭肝 蜈蚣 斑蝥

上十三味为末,蜜和更捣二千杵,丸如小豆,先食饮服一丸。余密封勿泄药气,十丸为一剂。如不中病,后日增一丸,以下痢为度,当下蛊种种,状貌不可具述,下后七日将息,服一剂,三十年百病尽除,忌五辛。

太乙追命丸
治百病,若中恶气,心腹胀满,不得喘息,心痛积聚胪胀疝瘕,宿食不消,吐逆呕
,寒热瘰 蛊毒,妇人产后余疾方。

蜈蚣 丹砂 附子 矾石 雄黄 藜芦 鬼臼 巴豆

上八味,为末,蜜丸如麻子,一服二丸,日一服,伤寒一二日服一丸,当汗出,绵裹两丸塞耳中。下利服一丸,一丸塞下部。蛊毒服二丸,在外膏和摩病上。在膈上吐,在膈下利,有治人得药杂蛊方∶

斑蝥 桂心 藜芦 釜月下土

上四味,治下筛,水服一钱匕下,虫蛇虾蟆蜣螂毒俱出。

万病丸
治蛊疰,四肢浮肿,肌肤消索,咳逆腹大如水状,死后转易家人。一名蛊胀方。(《小品》名雄黄丸。)

雄黄 巴豆 莽草 鬼臼 蜈蚣

上五味,为末,蜜和捣三千杵,丸如小豆,密封勿泄气,宿勿食,平旦空腹服一丸,一炊久不知,更加一丸,当先下清水,次下虫长数寸,及下蛇,又下
鸡子或白如膏,下后作葱豉粥补之,百种暖将息。

治中蛊毒,腹内坚如石,面目青黄,小便淋沥,病变无常处方。(《肘后》、《古今录验》俱云∶用铁精、乌鸡肝和丸,如梧子,酒服三丸,日再。甚者不过十日。《千金》用后汤,疑误。)

羊皮 犀角 芍药 牡丹 黄连 荷 栀子仁

上七味,
咀,以水九升,煮取三升,分三服。(葛氏、崔氏俱无牡丹、芍药、栀子,有 ?

犀角丸 治蛊毒百病,腹暴痛飞尸恶气肿方。

犀角 桂心 羚羊角屑 天雄 莽草 真珠雄黄 贝子 蜈蚣 巴豆 麝香
射罔(各如鸡子黄大,一枚)

上十三味,为末,蜜丸如小豆,服一丸,日二,含咽,不知少增之。卒得腹满蜚尸,服如大豆许二丸。若恶气肿,以苦酒和涂上,绛囊盛药系左臂,辟不祥鬼疰蛊毒。可以备急。

治蛊毒方∶

茜根 荷根

上二味,
咀,以水四升,煮取二升,顿服。(《肘后》云∶治中蛊吐血,或下血如烂肝者,自知蛊主姓名)。

又方 皮灰 乱发灰 生麻子汁 桃根皮 槲树背阴白皮

相关文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